FIRB在 2021年发生重大变化

WB Legal > 房地产法 > 外国人购房审批申请 > FIRB在 2021年发生重大变化

FIRB在 2021年发生重大变化

最近,财政部长宣布对澳大利亚的外国投资审查框架和 1975 年《外国收购和接管法》 (Foreign Acquisitions and Takeovers Act 1975 (Cth)) 进行全面改革。这些变化计划于 2021 年 1 月 1 日开始实施,并取代自 2020 年 3 月 29 日生效的临时措施,其中确定外国投资是否需要 FIRB 批准的门槛投资金额降至 0澳币。

加强现有框架的主要措施包括:

  • 一项新的国家安全衡量标准,要求外国投资者获得批准才能经营或获得“敏感的国家安全业务”的直接利益——无论投资价值的高低。
  • 当出现与与敏感的国家安全业务相关的拟定投资之外的风险时,拥有限时“召集”权利审查出现的风险。
  • 一种最后审查权,可以对外国投资施加或改变批准条件,并在特殊情况下可以以国家安全为由下令撤资。
  • 更强的执法权利,包括监督和调查权力、扩大侵权通知的范围以及更严厉的民事和刑事处罚
  • 简化审批流程措施,为被动投资者和对非敏感业务的投资提供投资确定性。

背景——现有框架

财政部长有权以及酌情审查外国投资者为获得证券、资产或澳大利亚土地权益,以及针对澳大利亚实体和企业所采取的措施等“重大行动”。

一些重大行动被视为“应申报的行动”(notifiable actions),它需要通知财政部长。应申报的行动包括收购澳大利亚实体或农业综合企业的直接权益、澳大利亚实体的重大权益或澳大利亚土地权益,并且这些行动超过法律规定的投资金额门槛。

财政部长有权审查所有应申报行动和一些重大行动,并可以对违反国家利益的投资作出行政命令。

未能履行澳大利亚外国投资立法所规定义务的外国投资者可能会收到侵权通知、受到民事处罚和/或刑事起诉。

新的国家安全衡量标准

拟定的改革包括一项新的国家安全衡量标准,现行的国家利益衡量保持不变。据说这项新的衡量标准适用范围较窄,不会对大多数投资者的非敏感投资造成影响。如果一项投资在之前已被豁免,那么在改革实施以后它仍将被豁免,除非情况出现变化,以及它违反澳大利亚的国家安全并且投资金额低于之前的投资金额门槛。

新的强制性通申报要求

开始经营或获得敏感国家安全业务直接权益(通常超过 10%)的外国投资者需要通知并获得 FIRB 批准。这意味着,不论投资价值或投资者的国籍,只要涉及国家安全的外国投资,FIRB都会进行筛选审查。

根据法律法规哪些行业将被视为敏感的国家安全业务还有待观察,但是以下行业正在被考虑纳入敏感的国家安全业务:

  • 受2018 年《关键基础设施安全法》(the Security of Critical Infrastructure Act 2018)或1997 年《电信法》(the Telecommunications Act 1997)监管的夜业务;
  • 涉及国防或国家安全相关商品、服务和技术的制造或供应的业务;
  • 可能对国防安全、国家安全供应链、国防产业和其他核心国防利益造成漏洞的业务;
  • 位于或靠近国防或国家安全设施的业务或土地
  • 拥有、存储、收集或维护敏感数据的业务。

采矿、能源、电信、基础设施、国防和技术等都属于可能受到新要求影响的行业。

新的“召集”权利

财政部长将能够在事前、期间或事后召集任何引起国家安全问题的投资,包括免于强制通知的投资。

一旦外国投资被召集,该投资将接受新的国家安全衡量标准的审查,其审查方式与强制性申报的投资一致。

财政部长表示,敏感国家安全业务的定义将被故意缩小,这不会对广大投资者造成影响。这种存在时间限制的召集权将使财政部可以在出现国家安全担忧的情况下进行投资审查,它不会在各个部门增加制性通知要求的监管负担。

召集权是有时间限制的,它为投资者提供更大的确定性。我们期望财政部就可能被召集的投资类型提供指导,以便告知投资者是否属于自愿通知的决定。

新的最后审查权

财政部长将拥有最后审查权,以便在之后出现国家安全风险时,重新评估先前批准的外国投资。该权力不具有追溯力,仅适用于根据 《外国收购和接管法》审查的将来的外国投资。

最后审查权将允许财政部长施加新的条件或改变现有条件,并且可以要求外国投资者丧失澳大利亚业务、实体或土地的所有权作为最后手段,如果可以证实以下情形:

  • 投资者在其申请中作出错误陈述或存在遗漏;
  • 自批准之日起,投资者的活动发生了重大变化;
  • 经营环境发生重大变化;和/或
  • 出现关于投资者或目标投资的国家安全风险。

最后审查权将取决于财政部长对外国投资者所尽力进行的善意谈判的满意程度。财政部将优先考虑消除或降低风险的措施,而非根据 《外国收购和接管法》直接采取行动。财政部长在使用这种权力之前,需要竭尽所有可用的监管机制。

更严厉的处罚、合规和执法权力

作为改革的一部分,财政部长和 ATO 将获得与其他商业监管机构一样的监督权和调查权,以协助其执法,打击违反外国投资立法的行为。更为严厉的侵权通知也正准备中,侵权通知将适用于所有类型的投资,而不仅仅局限于目前的住宅房地产投资。

改革还包括更严厉的民事和刑事处罚:

最高刑事处罚个人企业
处罚金额监禁时间处罚金额
目前$166,5003 年$832,500
改革$3,330,00010年$33,300,000
最高民事处罚个人企业
非居住类投资
目前$55,500$277,500
改革$1,110,000至 $555,000,000$11,100,000至 $555,000,000
居住类投资
目前以下最高金额的一项:已付对价的10%房产市场价格的10%
改革以下最高金额的一项:已付对价的25%房产市场价格的25%

投资者确定性和简化不太敏感的投资

拟定的改革包括增加投资者确定性和透明度的重要机制,以及简化不太敏感的投资的措施。

自愿通知

投资者可以选择自愿通知财政部长,以避免被要求进行审查。自愿通知将在一个时限内开始计时,财政部长需要在规定时间内决定是否行使召集权。如果未在时限制内作出决定,财政部长放弃行使召集权。

投资者豁免证明

投资者可以申请有时限的豁免,这允许他们在无需逐案进行投资审查的情况下进行收购。如果投资者被评估为不会对国家安全构成风险,那么投资者将被授予豁免证书。证书的长度和价值各不相同,并且有些证书可能受到特殊报告要求等条件的约束。

简化不太敏感的投资

根据改革,目前归类为“外国政府投资者”的实体进行的某些投资可以免于审查。如果外国投资者没有对投资实体和相关资产的投资或运营决策产生影响或可能被认为产生影响或控制,则这些投资将予以豁免。

例如,一家外国政府投资者拥有大量股份的、但投资决策和资产由当地第三方管理的私募股权基金。如果外国政府投资者没有管理权,不了解特定投资的具体情况,并且对基金的投资决策没有直接或间接的影响或控制,那么该基金可能有资格免于审查。

您有房地产方面的困惑或者需要法律咨询,请致电1300 487 888。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