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追责的途径之一:法定衍生诉讼

WB Legal > 争议解决与诉讼 > 董事责任 > 董事追责的途径之一:法定衍生诉讼

董事追责的途径之一:法定衍生诉讼

法定衍生诉讼(Statutory derivative action)(简称“SDA”)是一种特殊类型的诉讼,允许个人股东代表公司对违反董事义务的董事提起诉讼,或对违约或侵权的第三方提起诉讼。比如,当董事决定以远高于市场价格的金额购买资产时,公司会直接遭受损失,股东的投资利益会因董事的过失而减少;鉴于有时公司不愿或无法对此追责,《公司法》给予股东代表公司提起诉讼的权利。需要注意的是,《公司法》不希望股东干涉经营决策,因此,对于此类为公司寻找救济的诉讼,股东并非真正的原告,公司才是最终获得赔偿或其他救济的主体。

A. 法定衍生诉讼的目的

针对公司经营管理中的不当行为,一般只有作为法人实体的公司才有权起诉。实务中,这项诉讼权利往往由公司董事会行使。但有时,因为涉嫌违反义务的本人为董事会成员,或者因为利益冲突等原因、董事的决定没有以公司最佳利益为先,董事会未能追究董事责任。为了弥补这个漏洞,《公司法》第 236(1) 条规定:“一个人可以代表公司提起诉讼,或干预公司作为当事方的任何诉讼,目的是代表公司对这些诉讼承担责任。”

B. 有权提起法定衍生诉讼的群体

需要注意的是,《公司法》不仅只给予了股东提起法定衍生诉讼的权利,第 236(1)(a) 条给出了详细列表:

申请法定衍生诉讼的人必须是:

  • 公司的成员,前成员,或有权注册为公司或相关法人团体成员的人;或
  • 公司的高级职员,或前高级职员
  • 并且申请人要根据第 237 条拿到的法院许可行事。

大部分人对《公司法》第 236(1)(a) 条存在误解,认为在起诉针对的事项发生时,属于公司成员的申请人才有资格代表公司提起诉讼。实际上,《公司法》第 236(1)(a) 条并无此要求,任何满足上述要求的人都可以提起法定衍生诉讼,即使申请人已经是前成员或者前高级职员。

C. 法院批准许可的标准

提起法定衍生诉讼之前,个人必须首先获得法院的许可(a leave from Court)。根据《公司法》第 237(2) 条规定,只有一下条件满足了,法院才会批准许可申请:

  1. 公司很可能不会提起诉讼,也不会对诉讼(或者诉讼中的步骤)承担适当责任;
  2. 申请人是出于善意而代表公司诉讼;
  3. 如果法庭批准许可申请,将符合公司的最佳利益
  4. 申请人想要计划的诉讼存在一个严重的亟待审理的问题;以及
  5. 需要满足以下任何一个:
    1. 申请人要在向法庭提出申请前至少14天,以书面通知公司拟申请法庭许可以及理由;或
    2. 即使申请人未履行上述要求,考虑到个案情况,批准许可仍然是适当的。

接下来,本文会针对上述标准进行更详细的解释。

1. 第 237(2)(A) 条: 公司很可能不会提起诉讼

这是获得法庭许可的关键要素,只有公司本身不会提起诉讼,申请人才有资格代表公司诉讼。常见的公司不愿提起诉讼的情形:

  • 公司属于家族企业,或者公司多数成员都存在亲属关系;
  • 某个公司成员可以再诉讼中获得重大个人利益;
  • 被告否认指控;
  • 公司没有足够的资金来提起诉讼。

2. 第 237(2)(B) 条 : 申请人出于善意

法庭在此考量申请人的动机,如果申请人计划提起诉讼是为了整个公司的最佳利益,那么法庭很可能会批准;如果诉讼对公司利益的影响微乎其微,但会有利于申请人的个人利益,那么大概率,法庭会驳回申请。法庭对“善意”动机评估的标准:

  • 申请人是否真正相信,此苏斯不过存在正当的诉讼理由;和
  • 申请人是否认为此诉讼存在合理的胜诉前景;和
  • 一个理性的人是否会同样持有以上信念。

3. 第 237(2)(C) 条:符合公司的最佳利益

当法庭考虑是否批准许可申请时,考虑的是公司的情况,而不是申请人的个人情况。

第 237(3) 条规定了一个可反驳的假设:如果满足以下条件,则假定准予许可不是符合公司最佳利益的做法:

  1. 诉讼程序:
    1. 由公司提起来对抗第三方;或者
    2. 由第三方提起来针对公司;以及
  2. 公司决定:
    1. 不提起诉讼;或者
    2. 不为诉讼辩护;或者
    3. 中止、解决或妥协诉讼程序;以及
  3. 所有参与该决定的董事:
    1. 为正当目的而善意行事;并且
    2. 在该决定中不存在重大个人利益;并且
    3. 在他们合理认为合适的范围内,自己了解决定的主题;并且
    4. 理性地认为该决定符合公司的最佳利益。

评估董事是否理性地认为该决定符合公司的最佳利益时,采用的是客观标准,即一个理性之人站在董事的位置上,是否会有同样的想法。

4. 第 237(2)(D) 条:应审理严重问题

申请人计划提起的诉讼必须涉及严重争议,并且,申请人必须提出正当理由和证据材料来支持此诉讼。需要注意的是,此处不需要法庭评估诉讼的案情,也不需要对案情的可能性得出任何结论。

5. 第 237(2)(E) 条:提前书面通知公司

除非法院另有规定,否则申请人必须在提出申请前14 天,书面通知公司即将申请准许的事实和原因。特殊情况下,法庭需要充分了解申请人的动机和目的,才有可能免除这项要求。

D. 法定衍生诉讼的作用

显然,《公司法》提供的法定衍生诉讼给符合条件的申请人(尤其是股东),吃了一颗强效定心丸。它提供了更多的确定性,确保公司利益受损时,有多种救济方式可寻。此外,法定衍生诉讼的作用在于,既充分满足了股东监督董事的愿望,又限制了股东干涉公司经营决策的实质权限。

如果任何人希望提起法定衍生诉讼,都可以预约律师寻求具体的法律建议和协助提交许可申请。

如果您有公司董事责任方面的困惑或者需要法律咨询,请致电1300 487 888。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