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财产分割中如何评估共家庭贡献?

WB Legal > 家庭法 > 财产分割诉讼 > 在财产分割中如何评估共家庭贡献?

在财产分割中如何评估共家庭贡献?

财产分割是已婚夫妇或事实婚姻夫妇分居后所进行的财产分配程序。如果双方无法就如何分割财产达成协议,那么双方需要申请法院介入以解决财产纠纷。

家庭法法院会采用阶梯式方法来评估各方所有的财产权利。在对可分配的“财产池”进行估价后,法院将评估夫妻双方对“财产池”的贡献,然后再考虑双方的未来财产需求和所提出的财产分配收否公平正义,以此来作出财产分配决定。

本文将着重介绍原始贡献、分居后的贡献以及家庭暴力对家庭贡献评估的影响。

原始家庭贡献(Initial Contributions)

在一段婚姻关系或伴侣关系开始时,其中一方可能拥有大量的资产对家庭关系的维持作出贡献。在短期的婚姻或伴侣关系中,原始家庭贡献可以通过分居时的财产池所显示的资产数目来辨别双方各自的贡献。如果这段关系持续的时间短暂,尤其是双方没有孩子的情况下,法院将主要关注各方对财产池的直接经济贡献。

在持续时间较长的关系中,法院使用这种方式辨别原始家庭贡献的可能性会变小,原因是财产池内会混杂多种贡献方式。法院通常会认为在长期的婚姻或伴侣关系中,双方作出的贡献是平等的。

家庭贡献可以是财产性质的,也可以是非财产性质的。例如,家庭主妇对家庭福祉所作出的行为被视为家庭贡献的一种。这一系列的因素使得法院难以直截了当得判断什么是“公平”。

分居后的家庭贡献(Post-separation contributions)

当夫妻双方分居后,双方在此时的财产情况不同于法院下达最终财产分割令时的财产情况。当一方当事人在分居后获得重要资产(例如遗产),如果这部分财产也能作为可被分割的财产,那么获得财产的当事人会感到相当不满。

具体的案例可见家庭法法院在Trask & Westlake (2015)中作出的判决。在此案中,一方当事人对分居四年后的财产分割提出上诉。本案当事人之间的婚姻持续了13年,并且双方有两个孩子。在双方分居时,双方当事人都没有工作,他们的财产池在当时仅价值700万澳币。在分居后,丈夫找到了一份收入高达900万澳币的工作。

于是,丈夫对法院提起上诉,称其分居后所得到的收入作为可被分割的财产是不公平的。最终,法院对丈夫的上诉不予理会,原因是家庭贡献并不因为双方分居而终止,只有当双方达成财产分割协议时,双方才会停止作出家庭贡献。

本案生动形象得说明了当夫妻双方的财产分割程序持续了较长的时间,双方当事人并不会因为分居而停止作出家庭贡献。

家庭暴力极其影响

根据Kennon & Kennon (1997)的判决,由于配偶的家暴行为,家庭暴力受害者的家庭贡献将变得十分艰辛。

在最近的Benson & Drury (2020)案中,家庭法院合议庭考虑了如何适用Kennon 案的判决。

本案的夫妇保持长期的事实婚姻关系,并且双方有两个处于青少年时期的孩子。双方都认为他们的家庭贡献是平等的,除了两个方面的问题:第一,丈夫的原始家庭贡献;第二,丈夫的家庭暴力行为使得妻子对家庭贡献像Kennon案一样的艰辛。初审法官没有对丈夫的原始贡献这一问题给予重视,因为这不符合双方都承认家庭贡献是平等的认知。在认为Kennon案的诉讼请求成立后,初审法官调整了妻子的财产获得份额,从5%提升至55%。

于是丈夫对此提出上诉。合议庭重新解决了家庭暴力受害者因伴侣的家暴行为艰难得作出家庭贡献的问题。合议庭建议使用‘整体分析’的方法,法院应衡量伴侣个人作出的家庭贡献和家庭暴力受害者所作出的艰辛的家庭贡献。本案的55:45的偏向于妻子财产分割方案是公平和公正的。

法院如何作出决定

在Trask案,丈夫之所以能够赚取如此高的收入,是因为妻子在婚姻中担任了家庭主妇和照顾者等角色,成为丈夫的重要后盾。 实际上,合议庭承认照顾家庭的责任和养家糊口的责任应当被视作是平等的。丈夫的家庭贡献是有形的,可以根据他的收入进行量化,而妻子的贡献更多是无形的,但这并没有“使这些贡献变得无足轻重”。

分居后的家庭贡献的评估和衡量尚不明晰。每个案例都需要根据其独特的案件事实考虑分居后的双方作出的全部的家庭贡献,确保不会对财产性质的家庭贡献给予更大的考量。

Trask案同样说明了推迟财产分割程序存在相当大的风险。在大多数情况下,律师建议当事人尽快解决财产分割问题。

Benson 案例强调法院 需要全面和统一考虑夫妻双方作出的家庭贡献。法院在本案指出,法院必须将一方当事人的显著艰难的家庭贡献与另一方当事人在其他各方面的家庭贡献进行衡量,这些需要衡量的家庭贡献,包括财产性质的和非财产性质的家庭贡献,对财产的获得、保护和升值的直接贡献和间接贡献,以及担任家庭主妇和父母作出的家庭贡献。法院必须统一考量这些贡献,因此单独分割或划分某些家庭贡献,并用其一部分与其余部分进行衡量的做法是错误的。

因此,了解法院如何分割财产池显得极为重要,但值得注意的是法院并不会使用死板的数学计算方式来分割财产。每个案件都需要个案分析,所以基于每个案件不同的案件事实,家庭贡献的评估都是复杂的。

如果您有家庭法方面的困惑或者需要法律咨询,请致电1300 487 888。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ranslate »